http://www.easitv.com

比特币“矿工”南漂记:东南亚也不是乐土

比特币“矿工”南漂记:东南亚也不是乐土


“最近比特币又回到一万了,你手里那些咋样了?”

“市场稍稍好些了,但我这库存(矿机)还是没人问呀!”

在某电子市场里,两位矿机商家聚在“一米柜台”后面,正交换着币圈最新的“情报”。不久前,这场数字货币集中跳水的风波,让这些市场里的部分商家,以及从事挖矿事业的“矿工”们,都遭遇了严重的“矿难”。

财富缩水是大面积的,但是也有聪明人提前嗅到了危险。

就在这场席卷华南各大电子市场的“矿难”发生前,部分嗅觉灵敏的“矿工”,就已经悄悄转移阵地。有的从大城市转移到云南的边陲小镇,利用电费洼地的优势继续开挖;有的则直接越过国境,在东南亚地区掀起新的挖矿潮。

张汉便是这“跨国”挖矿小分队中的一员。“当时想着到东南亚一带之后,成本会明显降低,相比跌了好几轮的币价来说,还是有些赚头。”他告诉记者,当他和部分矿工朋友“占领”了柬、缅、越等地的郊区民房时,才发觉现实远比理想骨感得多,“呵呵,后悔呀,真的后悔了。”

硬件难觅,成本不低,“过境”矿工钱难赚


比特币“矿工”南漂记:东南亚也不是乐土


 

“能怎么办?就当来这体验了几个月东南亚风情呗。”张汉自嘲着向电话那头的妻子表达了将要回国的想法,言语中掺杂着丝丝无奈。

半年前,跟随华南地区矿工的“过境”大潮,他来到了柬埔寨,选择了靠近越南边境的一个小镇,建立了自己的新“矿场”。选择这里,原因是场地租金便宜,人工成本也十分低廉,最重要的是——网络设施较为完善。

“相比其他朋友选择越南和缅甸,这里虽然电费略贵一点儿,但其他费用不高。”张汉表示,柬埔寨一度电价在750瑞尔左右,折合人民币1.3元左右,与国内工业用电价格相当,而且有“内线”能帮他从路边路灯设施“偷电”来挖矿。

当地房屋租金也很低廉,500平米的大棚屋(类似平房厂房)每个月只需支付50万瑞尔,折合人民币还不到800元,“而且50万(瑞尔)左右就已经可以雇佣两个当地的年轻劳力,全天轮流盯着矿场了。”

和在东南亚其他地区的“矿友”交流过后,张汉发现,选择“过境”柬埔寨挖矿的综合成本算下来,的确比较低,至少相比越南、泰国低10~20%。甚至有些相熟的矿友,在他的影响下纷纷选择柬埔寨靠近越南的区域,建立起新的矿场。

就在他有些沾沾自喜时,没有预料到的难题开始接踵而至,有的让他十分头疼。

“维修和配件是个非常大的问题,也可以说补给的成本很高。”张汉告诉懂懂笔记,最早将国内的设备运往柬埔寨,由于是批量打包走陆运,因此成本不高。

他在“过境”之初,专门打包了部分消耗较大、用于矿机维修更换的硬件。但是这个未雨绸缪,却抵不住今年3月份之后当地日渐炎热的气候,加上满跑满负载的运算,这些硬件很快就消耗殆尽。

“跑了不少地方,发现在这边买配件比登天还难。”于是,他和许多过境柬埔寨、越南、缅甸的矿工,都不得不从国内寻求硬件设备购买渠道,并邮寄到当地。

但是这样一来,配件的成本就更高了,加之部分租金洼地、电费洼地都在边境地区,物流并不发达,常常几块新的矿卡,就要等上十天半个月,甚至有丢失问题,严重影响了挖矿整体进度。

有时,为了能够及时拿到配件,以免耽误挖矿造成经济损失,他不得不向在泰国的矿工们求助。毕竟相比东南亚其他国家,泰国相关硬件的供应还比较稳定。然而,这样虽然运输效率提升了,但被“同行”加价后成本却难以接受。

离开国境之后,硬件材料的补给问题,的确难倒了东南亚区域的很多华南“矿工”。据张汉透露,在柬埔寨挖矿所产生的维修硬件成本及停机损失,基本是在国内的三倍左右。加上硬件难觅,基本不敢购买或返修二手矿卡,使得矿场整体的运营成本令人头痛起来。

除此之外,东南亚严峻的电力供给问题,也时不时困扰着这些过境矿工们,尤其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进入低位时,影响更加明显。

“不靠谱”的电力供给,让矿工有苦难言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