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easitv.com

美图手机社交、电商和区块链全线退败 ,小米能


美图手机社交、电商和区块链全线退败 ,小米能否力挽狂澜


 

这是美图五连亏。值得注意的是,让美图值得骄傲的上市推手智能手机业务,亏损约5亿元,而且传出年中即将关闭。

美图从诞生到上市,媒体的质疑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更神奇的是,每次陷入低谷之后,都会有一双神奇的援助之手,让其持续走在亏损的路上,这一次,还能继续上演奇迹吗?

十年筑梦,美图秀秀一枝独秀

福建成功商人蔡文胜,在没有高中毕业就进入了服装生意,在互联网投资方面,他是后来居上,从投资域名到投资游戏,似乎都取得巨大的成功。

蔡文胜的经典语录是:喜欢草根和千万用户,有用户就有一切。于是,美图就这样诞生了。

时光回到2008年,当时windows里装机必备的除了播放器、社交及下载工具,还有图片处理工具PS。但PS对于普通人来说技术难度较高,两个福建泉州人蔡文胜与吴欣鸿从中发现了商机,他们决定做一款“傻瓜型PS”软件。吴欣鸿挑出18个员工,成立了美图。

2008年10月,电脑版美图秀秀上线;2011年2月,移动版美图秀秀上线。

美图在产品中加入了人像美容、磨皮美白、瘦脸、瘦身等功能,针对女性用户的特点,让操作更加简单。这让美图用户激增:2011年底美图PC加移动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;2012年PC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,同时PC加移动端突破2亿用户;2013年初单单移动端用户量就突破了1亿。时间至此,美图初具用户根基。

此后,美图开启了矩阵化的发展路径,先后上线了美颜相机、美图贴贴、海报工厂、美妆相机、潮自拍、美拍等专注于美颜的工具产品,形成以“美”为主的产品矩阵。与此同时,美图还向智能硬件和内容营销方向探索,推出了智能硬件产品美图拍照手机、短视频社区美拍以及电商社区美图美妆。

在此过程中,美图开始布局AI技术,2010年成立MTlab影像实验室;2017年,美图发布了AI测肤技术,此后,美图推出主打AI虚拟试妆的产品美图魔镜。

对美图而言,AI技术可以加速商业化进程,在线上线下和用户零距离产生互动,互动产生的数据可以更好的描绘用户画像,从而驱动产品服务的提升。

2016年12月15日,美图公司于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,发行价8.5港币,市值接近360亿港元,这是继腾讯之后来香港最大的互联网IPO。

截至2017年06月,美图的影像及社区应用矩阵已在全球15亿台独立设备上激活,海外用户总数超过5亿。并始终在App Store影像类应用市场保持首位。美图秀秀、BeautyCam美颜相机、美妆相机等应用屡次登顶多个国家和地区App Store榜首。

美图的用户数据可谓完美无缺,但在资本市场的故事却差强人意。资本的天然本性是逐利,后期的持续亏损无法给投资人一个交代。

上市后财报显示,美图2017年净亏损达到1.97亿元。在2013年,美图亏损2581万元,2014年亏损17.72亿元,2015年亏损22.17亿元,2016年亏损62.6亿元。前四年亏损是逐年增加,到2017年,有所改善但是并未盈利。

另外一方面,智能手机拍照功能在不断增强,美图秀秀不再是用户的刚需。美图需要一个转型的故事,来为投资者续梦。

All in社交,救亡图存

美图虽然用户数量堪比BAT级别,但终究遭遇了大多数工具类APP可替代性强的“通病”:用户“用完即走”,无法有效增加使用时长。

于是,美图开始转型,选择以All in社交的方式来提升用户价值。其社交尝试大概经历了以下几个过程:垂直社交、短视频社交、聊天社交、图片社交。

2013年左右,美图秀秀曾做过一个针对设计师及插画师的社交平台,但因受众过小,便没有深入的发展;2014年,美拍以“制作工具+社区”的定位进入短视频市场,但这一计划却被头条的抖音打乱;2016年,美图继续推出主打趣味聊天的社交产品“闪聊”,但该产品并没有掀起任何浪花。

2018年8月,美图公司“美和社交”战略在北京正式发布。美图CEO吴欣鸿表示:“美图聚焦到图片社交,现在做刚好,中国图片社交这一垂直品类没有头部产品,美图在做一个增量可以理解为中国版的Instagram。”

与此同时,美图宣布变革组织架构,成立社交产品事业群、美颜产品事业群、智能硬件产品事业群三个事业群,其中,美图系最重要的美图秀秀、美拍、美颜相机、美图美妆、BeautyPlus等产品被纳入到社交产品事业群。

9 月 20 日,美图秀秀新版本全量上线。新版本最大的不同就如 8 月份美图 CEO 吴欣鸿所说,社交需求被提到了最高的优先级。

新版美图秀秀首页的工具按钮被挤到了首页上方,有一半的面积被美图社区所占据。而在最底部,美图秀秀还加入了极为类似社交软件的底栏,并分成了首页、关注、消息、我四大板块。所谓主打社交就是社区功能被加入到了顶级导航中,不需要再进行跳转。

从此次美图的财报数据来看,“美和社交”战略自推出至今,社交化转型效果并不是很明显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美图秀秀月活1.17亿,同比增长0.3%。

此外,在如今各大商业巨头纷纷抢占社交市场的情况下,美图能否在社交领域杀出一条生路,依然是迷。

在美图的发展版图中,与社交理念同时萌生的还有其对电商的渴望,美图寄希望于拓展社交用以沉淀用户,随之开展电商业务。2017年美图上线了美铺和美图定制,但其电商业务反响平平。

此外,美图也曾高调宣布参与区块链投资,曾称将凭借美图智能通行证、基于美图区块链的AI接口和生态扶持,来吸引第三方平台入驻。然而,就在美图在区块链领域未有实质突破之际,针对区块链领域的监管却在趋严。

由此观之,美图试图在多个业务线,把美图秀秀庞大的用户量进行商业变现的愿望破灭。财报显示,从其月活变化来看,业务线的拓展并没有起到作用,而美图却再一次历经用户流失。截至2018年12月31日,美图公司月活总数3.32亿,比去年同期减少19.9%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美图正在转型为一家以互联网为重点的轻资产公司,其业务模式开始更多地依赖互联网服务,财报显示,该等业务收入贡献自16.7%增至33.9%。

这将成为美图下一个转型故事的开始。当然,作为美图“上市功臣”智能手机业务也迎来了小米的援手。

小米能拯救美图手机?

第三方数据显示,五年间,美图手机一共推出了10余款手机,共售出350万台。财报显示,2016年、2017年,美图手机等硬件收入分别为14.7亿、37.4亿元人民币,在其总营收中分别占比93.4%和82.6%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